Back

枫斋(一)

枫斋(一)

形势与政策大论文作业

因为反正 P/F,直接放开了写。

中国与人的现代化

在课堂上,中国式现代化的成就已经涉及很多了,本质上讲,这些都是发展中的成就(诸如科技创新、生态保护、法治健全等),是已经取得的可感知的事物,相比之下,所谈及的挑战更多是零零碎碎的,尽管这些仍然可以用“发展”中的挑战来串联,但本质上,还是着眼于当下,对于真正不可捉摸的未来,中国完成现代化的标志该是什么,我们发展的边界又在哪...因而我想谈的,其实更多是中国式现代化发展的潜在挑战,以及,一个更宏大的话题是,人的现代化。

“现在的中国发展的已经很好了,为什么还需要讨论这些不切实际的宏大问题。”这个说法既对也不对,毕竟这种问题本质是剥洋葱,倘若问我如何应对,我肯定会说,我们只能谨慎的实事求是的发展等等,这是没法实践的废话,客观上也是有悖于课程论文“忌空谈漫谈”的要求的。但是,一如闪电走在雷鸣之前,思想务虚走在行动之前,对中国现代化的无数次深刻思辨,才有的中国式现代化的昨天、今天和明天。

五千年历史的中国,仅是近代两百多年的落后,就致得近乎国破家亡的境地,而这两百多年的屈辱,又深刻刺激着中国人民向前迸发,向更美好的拼搏。时至今日,中国已经在很多领域达到或超过了世界国家平均水平,与此同时,一个新的问题也开始浮现,如果发展水平超过西方国家,那么中国算发达了吗,我想不是,发展中的中国的人口体量是发达国家的近三倍,即使总体上超过了,中国的广阔也使得国内地区间发展的不平衡近乎于两个“世界”,那么,再加条件呢?省均?人均?然而无论怎么限制,这种对中国式现代化的论述只是停留在量级上,仍然是一种竞争中比较的心态。那抛开竞争,倘若中国做到了世界第一,中国就不发展了吗,这也不是,在人类文明史中,中国领跑了那么长的时间,还是在近代陷入危机,换言之,没有绝对意义上的现代化完成时,只有相对的现代化,中国的现代化,也不是要和别人搞竞争,而是要和自己比,要实现自我的超越,体现在当代上,就是生活水平的改善,物质经济的提高,人民幸福感的增强。

回到更上文,我恰恰想反问一个时代问题,“不切实际的宏大叙事真的消失了吗?”(后现代主义与新自由主义)。宏大叙事不仅不是湮没了,反而是更宏大了。回顾近代以来的世界,与现代化谐道而行的,是科技的空前发展,也是人的空前发展。人的社交从乡土到城乡到国家再到全球也就一两百年,从结构主义到解构主义也不过短短几十年。法国大革命时期,他们的宏大叙事是个人权益;巴黎公社之后,社会共和也开始纳入宏大叙事;再后来的美苏两极,世界的宏大叙事变为普世价值。时至今日,宏大叙事不仅囊括绝大多数人相异的普世价值,也包括不同类群的差异化,我们在否认宏大叙事,恰恰是在否认世界人民存在共同追求的这一事实。我们之所以看到世界如此多元与不同,是因为人的定义域在不断扩大,人际关系也在不断复杂。一如马克思所说:“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。”“只有在共同体中,个人才能创造出类的普遍性,并通过这一普遍性进行自我确认。”过去的人只有现实的联系,今天的我们还有现实延伸的网络联系,未来我们 还可能有纯粹的数字联系(如算法构建的虚拟人物)。随着时代的发展,人与人的关系必然复杂,人与人的界限必然更清晰,但无论怎么分类,人类作为同一个物种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上的事实是不会做减法的。在现在,对于中国,宏大叙事可以是人民对更美好生活的追求,放到世界,可以是世界人民大团结的愿景,到更遥远的未来,也可以是不同智慧生命间共同生存的可能性。换言之,我们不应因一部分人比另一部分更疯癫,就放弃了基本的相互理解的可能性。也因此,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世界,中国的现代化,不是独善其身,而是在逆流与疯癫中,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。

再回过头看一些中国现代化的行动或理论,其实很多都不辨自明了,当代的现代化是什么,不是 GDP 的多少(尽管这确实是一个指标) ,就是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世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,一言以蔽之,既要有达到巅峰的信心,也有超越巅峰引领世界的决心,过去我们更多说前者,现在也需要有后者的心态。当下各种发展中的挑战,归根结底是人的发展赶不上时代的发展,但这也是正常的,毕竟推动时代边界的是一小撮人的探索,拉动时代向前的是人民群众,这在那个时代都是存在的,而核心的挑战是,怎么让更多人赶上时代的发展,参与到时代的发展,如何在物质基本现代化的基础上,实现人的现代化,是中国在推进乃至保持现代化发展需要持久面对的问题。

这里我并没有给人的现代化一个明确的论述,笼统的讲是人民的幸福感,但这种幸福感其实是多样的,尤其是物质文明丰富的当下,精神文明的定义也更丰富,而对精神文明建设的引导需要极为慎重,因为对于任何一方面的侧重既可能导致相反的效果,也可能使另一方失衡,典型的就是女性权益。也因此,我们退而求其次,论述一个中国人当代更需要的思想转型,即从“追赶者”的姿态到“领跑者”的姿态,往具体地说,就是话语权、定义权。

最后,我想说,在中国向新时代迈进时,新时代也在向我们走来。